$website.title}

米其林信誉-北京电子商务中心区投资何丽:基金引导带动,助力产业升级

发布日期:2020-01-11 16:44:10

米其林信誉-北京电子商务中心区投资何丽:基金引导带动,助力产业升级

米其林信誉,【猎云网北京】12月11日报道

12月10~11日,2019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在北京望京凯悦酒店隆重举行,近百位知名资本大咖,独角兽创始人、创业风云人物及近千位投资人与创业者共聚“新势力·2019年度ceo峰会暨猎云网创投颁奖盛典”。

在以《政府引导基金——如何更好助力产业升级》为议题的高峰论坛上,北京电子商务中心区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何丽、联想创投集团执行董事兼cmo陈蜀杰、武汉光谷金融控股集团副总经理罗志、南京市创新投资集团基金管理部总经理刘守邦和成都生产力促进中心书记曾蓉就论坛议题发表了精彩观点。

其中,北京电子商务中心区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何丽对“政府引导基金助力产业升级”上做出了深度分享,提出“三个二”的总结,即“两个理念、两个不强制、两个全方位”:其中“两个理念”中重点强调了政府引导、市场运作的作用以及“帮忙不添乱”的原则。在两个全方位中也谈到了全方位的评价体系及服务,她指出,在全方位的评价体系中不仅要考虑投资回报率,还应考虑到对其他地区产业的带动作用的多方角度等。

此外在选择合作机构的情况下,她也强调了几个方面:被投项目的匹配度、机构的募资能力如何、关注团队的投资业绩。除了关注项目多和好之外,更聚焦于,与大兴发展的匹配度,一般投资机构储备的项目里有与其匹配度高的便会优先选择。募资能力能反映出一个企业的实力,而“团队和业绩”不论合起来还是拆分来看,都是一个重要的方面。

关于大兴区的发展,他们当下重点关注三个方面:第一:大兴医药健康是最重要。第二:临空经济是下一步重点发展的方向。第三:新一代信息技术。为什么现在很多区的企业都到大兴,因为大兴有空间优势,大兴是平原最大的、也是所有区县里面最有发展空间的。

众所周知,自首支政府投资引导基金成立以来,截止到目前为止,我国已成立的政府引导基金超过千只,其中涉及金额超过五万亿元。如今政府产业投资基金已经成为地方政府加快产业结构升级、撬动社会资本、降低政府债务压力和促进市场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

当下,我国实体产业正处在发展第一线,经济正蓬勃向上,引导基金对中国经济发展有着重要意义,有利于转变政府职能、提高财政资金的使用绩效、也有利于改善企业融资能力。而且目前整个创投圈是一个大的生态,政府引导基金对创业者帮助不可小觑,创业者们也要应势就要随大势走、专注做好自己的耕耘、不断的坚持。

为了帮助创业者和投资人重新蓄力,2019年,猎云网携全新品牌“新势力(new force summit)”亮相。本次峰会由猎云网主办,锐视角、猎云资本、猎云财经、企业管家协办。

此次盛典上,猎云网将通过六个版块分享创业者和投资人在智能制造、文娱、零售、医疗、教育、汽车等领域的启发性的观点和行业前瞻,围绕多个维度,分享科技和产业前沿观点,探讨创新潮流趋势、把握未来新方向。

陈蜀杰(联想创投集团执行董事兼此次主持人):今年我们跟很多政府形成了政府联合基金,联手致力为创业者们赋能。所以现在可以看到政府是非常积极、活跃的力量。首先请介绍一下我们的基金背景。

何丽:我任职北京电子商务中心区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公司负责大兴区产业引导基金的管理工作。如今随着机场的起飞,大兴也开始腾飞了。

我们在做母基金,希望通过产业引导基金能够把全球优质的项目与技术及优秀的人才聚集起来,另外我们产业引导基金所投方向是结合了整个北京市以及大兴区的特色,主投方向包括:临空经济、新一代医药、文化创意。

此外母基金二期还有新能源、新材料,其实我们做母基金的时间并不长:一期母基金20亿左右,二期母基金100亿,计划用3-5年投30-50只子基金,所以欢迎各位有参与大兴区投资建设的朋友,接下来与我们一起携手实现合作共赢。

陈蜀杰:目前政府有钱支持,大家也都在积极的拥抱创业者、创投基金。现在联想也在跟多数政府引导基金合作,但目前遇到一个现实的问题——反投的问题。众所周知,如今的每一个城市都拥有当地独特的资源,其中在北上广深尤为突出,他们希望能通过创业的力量把这些资源盘活。

此外说到最真实的需求,政府也希望企业到这边来。从政府引导的角度与市场化运营的角度出发,一方面我们要追求利益的最大化,另一方面希望将很多好的东西能留在当地,顺应当地的发展。所以看起来这是一门管理艺术,且最终的标准并非互相制衡,而是一同发展。大兴对此是怎么看待的?

何丽:通常我们会跟一些投资机构谈到一些大家疑虑的问题,我们的做法总结来讲,首先要坚持两个理念:第一是政府引导、市场运作;第二是“帮忙不添乱”。

其次是“两个不强制”:第一因为有些地区会强制基金管理人必须在当地注册公司,我们要求注册的比例是2倍,反投比例是采用宽口径的计算,比如一家投资机构,其介绍来的项目算在里面就会有更多的空间。第二不在投委会里面不强制有一个席位,只要有一个观察员的席位就可以了。

此外就是两个全方位:第一是全方位的评价体系,我们不仅考虑投资回报率,还包括其他对区产业的带动作用角度。第二是全方位的服务,这一点解决了大家目前担心的“怎么能够市场化”的问题,当投资机构在观察、评价一个项目有队伍参与时,就不用做更多的工作,在我的介绍中提到有一个队伍,比如你看了10个项目,投了一个项目,其他9个项目中有三个项目就可以反投到大兴。

陈蜀杰:总结来讲,政府本身就是一个大型的做企业管理的公司,只不过其管理的盘子是更宏观、更复杂的。

如果把政府比作一家企业,这个企业的特点便是:更宽,更长。在宽的一方面,需要考虑的因素非常多,其中更多应该是考虑到社会的发展,及整个地区是否具备多元化的经济以促进当地发展。

另一方面更长体现是,不是看短期利益,而是着重看长期利益。所以我认为政府是一家高瞻远瞩型企业,其既有企业的思维,又具备长远的目标。在政府与gp合作过程当中,你们喜欢什么样的gp,又是如何评判呢?你们希望引进合作gp关注哪些点?

何丽:因为每天见的投资机构非常多,在选择合作机构的时候,通常比较注重三个方面:

第一个是被投项目,不仅要项目多、项目好,更要关注与大兴发展的匹配度。这跟我们找项目一样,最好的不如最适合自己的。所以,我们会看重投资机构储备的项目里有多少是与我们匹配度高,若匹配高就优先选择。

第二要看募资能力。若本身通过市场淘汰后还能够存活下来、有募资能力,我认为这是有一定实力的。目前存活下来的可能都是一些头部机构,我们也会注重与头部机构的合作;

第三着重关注团队的业绩。要通过一个团队的过去来看两个方面:以往投资业绩表现、还有他的团队怎样。我们也有遇到过投资业绩相对较好的,但考虑到他的团队,首先会考虑跟我们的匹配度、跟相关部门的沟通起来是否顺畅。

此外,当“团队和业绩”合在一起时也是一个重要的方面。我们重点关注这三个方面。第一:大兴医药健康是最重要。第二:临空经济是下一步重点发展的方向。第三:新一代信息技术。我们有一个新媒体基地,为什么现在很多区的企业都到大兴,因为大兴有空间优势,大兴是平原最大的、也是所有区县里面最有发展空间的。

陈蜀杰:其实最后一个话题,这个话题有点严肃,曾总提到了退出的问题,退出不仅是对于gp非常重要,对于lp来讲也是非常重要的话题。因为我们知道2015年开始政府引导基金大规模爆发式增长。七年左右,到2020年可能会有一大批基金走到退出的阶段。大家对现在基金管理的退出是乐观吗,有什么样的挑战吗?

何丽:目前基金还在投资期,还没有到痛苦的时候。但是大兴区母基金的存续时间有25年,基本上可以覆盖子资金的存续周期。第二,那该怎么解决退出的问题呢?其实最重要的要选一个好的基金管理人,其可以根据基金投资方向、投资策略,可以合理地设置基金的存续期限。这一点是比较重要的。

陈蜀杰:目前整个创投圈是一个大的生态,政府引导基金再通过gp,一起把钱给到创业者们,就像开辟了一片土地:真正可以在里面种地、培育果实,要靠在座的创业者们,培育出好的庄稼。

2020年是一个新的篇章,有人说“2019年是过去十年里面最差的一年,也可能是未来十年当中最好的一年”,危中有机,未来新的篇章,最后有什么话想送给在座的创业者们

何丽:这里我用三个词总结,应势就要随大势走、专注做好自己的耕耘、最后要不断的坚持。